如果拜登胜选,对亚洲科技巨头影响几何?

5个月前发布来源:西泽研究院作者:赵建 教授

评论(0)浏览(19)

  本文来源公众号:西泽研究院(ID:wendao-thinkers)

  来源:FT-日经亚洲科技板块(内容首发于2020-11-09)编译:王嫄,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声明:本文已经获得转载授权,版权归原作者西泽研究院所有,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公众号“西泽研究院”】

  编者按

  分析人士指出,拜登若赢得大选,预计美国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将持续,且会在中国和移民问题上实施更为严苛的战略计划。此前,拜登曾承诺将在“购买美国货”经济计划下大力投资新技术(包括5G、电动汽车、人工智能、轻量化材料等领域投入约3000亿美元);而近三十年里,中国在上述领域的研发支出增长超30倍,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对拜登的这一计划产生了直接的“威胁”。

  本文逻辑:

  中美技术脱钩放缓?

  对外国人才的政策友好?

  投资计划会续签?

  更多的钱,更多的规则?

  乔·拜登将于1月20号入主白宫,全球科技行业总体上都长舒了一口气。民主党人以美国总统大选获胜者的身份被给予了厚望——以期在缓和与中国的紧张关系上做出成绩,并重新赋予商业界亟求的稳定性。

  然而,拜登同时要直面许多悬而未决的议题,包括他打算如何控制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以及如果他的党派没能获得参议院的控制权,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推行政策。

  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经历了四年动荡后,对于全球各地的芯片制造商、智能手机制造商,互联网巨头来说,未来他们将迎来四个方面的变化。

  中美技术脱钩放缓?

  科技界对拜登最大的希望之一便是他将扭转(至少减缓)中美供应链脱钩的进程。

  自去年美国将华为列入贸易黑名单以来,美国供应商已经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今年,特朗普政府对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科技公司进行了更为广泛的抵制活动,此举无疑将对美国的科技业造成更大的打击。硅谷担心日益恶化的紧张局势会招致来自中国的报复,并给他们的跨境业务增添额外的困难。

  业内人士和专家表示,拜登不太可能推动这种形式的脱钩,而是会提出一套更为详尽的战略来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我认为拜登将继续保持对中国方面的持强硬态度,但他的思维将更具战略性,他将系统性地审视两国关系,以及我们希望与中国建立什么样的关系,”美国前贸易谈判代表Orit Frenkel表示(注:Orit Frenkel曾任职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现任“美国领导力倡议组织”执行董事)。Frenkel补充道:“特朗普对中国的做法,包括提高关税,已经给美国公司造成了一定附带的损害。”

  然而,也有专家表示,即使在拜登的领导下,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技术竞争也将进一步加剧——因为美国会继续把中国日益增长的技术实力和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视为国家安全问题。

  “拜登希望把更多的供应链搬回美国本土——这是有助于重建美国经济的一种方式。但他又不会像特朗普那样极端”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副总裁兼治理研究主任达雷尔·韦斯特(Darrell West)表示。

  有一个趋势不会轻易地改变,那就是供应链从中国向外部大迁移。要知道,特朗普政府的提高关税、对华为等公司的打击等行动直接引发并推高了这一浪潮。

  苹果、惠普、戴尔和谷歌都要求他们的供应商帮助提供“中国以外”的生产方案,而与此同时,许多重要的电子公司已经扩大了他们在东南亚国家、台湾和印度的生产基地。

  iPhone组装商、宏基(Acer)、惠普(HP)和戴尔(Dell)的供应商威斯特龙(Wistron)董事长林西蒙(Simon Lin)认为,这一转变甚至会比导火索(贸易战)更持久。他认为:“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大规模且多样化的趋势不会改变。更有知情人士透露:“无论谁入主白宫,苹果公司都会继续推进将更多产能转移到印度和越南的计划。(分散风险是其主要目标)。

  对外国人才的政策友好?

  拜登可能会撤回一些最近的移民政策,这些政策使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在雇佣和留住外国人才的难度变大。

  尤其是H-1B工作签证计划,该计划主要被硅谷科技公司用来引进高技能移民。而大多数H-1B签证是发给中国和印度公民。但在今年6月,美国暂停了H-1B和其他工作签证的发放,且在上个月宣布了相关规则的变更,提高了对H-1B申请者的要求。(译者注:H-1B签证主要适用于科学、技术、工程、教育和会计行业,有效期最长6年。依据路透社报道,在2019财政年度,美国国务院向新申请和续签人员签发H-1B签证共188123份,其中超13万份面向印度公民。今年5月美国仅发放143份H-1B签证,去年同期为13678份。美国科技巨头包括微软、亚马逊、谷歌、脸书和苹果公司等都大量雇佣持有H-1B签证的国外人才。)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对移民的不友好态度(立场)驱使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主动或被动地离开美国。

  霍尔埃斯蒂尔律师事务所的移民律师Diane Hernandez表示:“我们不再生活在20世纪20年代了。全球经济背景下,我们必须具备很强的竞争力”。Hernandez女士认为,拜登“不会让科技公司雇佣外国人才变得更加困难,其首要任务就是帮助美国科技公司保持全球竞争力。不过,她还希望他的政府在未来四年对基于就业的移民政策,包括H-1B方案作出一些改变。此外,“在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问题上,拜登则更加倾向于保守或中立。

  投资计划会续签?

  对个别公司而言,特朗普遏制中国科技崛起和重启美国制造业的两大目标另其深陷其中,而总统的更迭也会对他们产生重大影响。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制造商富士康和最大的代工芯片制造商台积电都承诺对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进行大额投资。然而,富士康最初的承诺一再被缩减——原计划在威斯康星州投资100亿美元建造一座大型显示器工厂和电子装配线,但是最终未能实现这项承诺,而特朗普的对手迅速抓住了这一事实。将制造业就业机会带回美国是总统竞选承诺之一,未能兑现这一承诺在民调中对他没有起到任何帮助,其结果便是特朗普最终以微弱差距输掉了该州。

  与此同时,台积电5月宣布将在亚利桑那州建造一个120亿美元的高端芯片设施,且该基地位于大选的另一个对决州(特朗普以微弱劣势输掉该州)。就在美国投票开始前两周,富士康创始人、前董事长郭台铭发表了一份声明,承诺无论哪个候选人获胜,公司都将继续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只要联邦、州和地方一级的政策制定者们继续践行对富士康的承诺”。

  然而,拜登的胜利引发了对这两个项目是否会重新谈判投资条款的质疑。像富士康和台积电一样,三星电子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也在美国进行了投资,比如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政治“正确”的电器工厂(在2017年,三星的首席执行官与美国总统会面前几日才宣布的这一投资)。

  尽管三星是特朗普贸易战的早期赢家之一,但现在,这家韩国公司可能有理由欢迎拜登。尽管这一智能手机和芯片巨头(当其竞争对手华为挣扎于华盛顿的打击之时)也获得了可观的业绩,但其管理层并不喜欢过去四年的不确定性(政策波动)。三星的一位高管表示,拜登对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的支持应有助于公司的发展,因为三星80%以上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我们通过贸易全球化发展壮大;我们的很多业务都依赖于全球价值链。”

  更多的钱,更多的规则?

  至于美国国内的科技政策,拜登已承诺在他的“购买美国货”经济议程下,将大力投资新技术。该计划包括3000亿美元用于新技术,从电动汽车,轻量化材料,到5G和人工智能——这些领域在中国正处于迅速发展期。

  华盛顿公共政策智囊团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主席罗布·阿特金森表示:“我相信,在拜登的领导下,科技行业将得到更多的支持”。“我们将看到国家科学基金会或其他联邦机构将筹集大量资金,以支持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以及智能制造等领域的发展。

  然而,拜登和他的副总统当选人卡马拉·哈里斯也一直对科技领域持开放的批评态度,并呼吁制定更多的法规,特别是对Facebook等社交媒体巨头。拜登还呼吁针对亚马逊等公司征收最低联邦所得税。

  来自布鲁金斯学院的韦斯特表示:“拜登对竞争政策、网络安全、隐私和其他几个方面的问题表示关切。因此,我认为政府会对科技部门进行更多的监管。”


  • 全球招募盛启
  • 席位有限 合作资讯
  • 400-005-7506
全球瞩目投资热土——金三角经济特区数字产业基地
如果拜登胜选,对亚洲科技巨头影响几何?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 分享本文
文章关键词
精彩评论
用户头像
表情 评论还可以输入320

查看更多>>

情报速递

更多

阅读排行

  • 周榜
  • 月榜

专家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