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财经—互联网金融情报中心

消费之辨: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1个月前发布来源:伍戈经济笔记 作者:伍戈

疫情虽时有复发,但对消费意愿的影响边际递减。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服务业逐步好转,农民工等低收入者收入恢复加快,而其消费倾向大于高收入者,这有助于整体消费抬升。鉴于投资和出口或边际趋缓,消费回升仍有空间且速度有望快于其它经济动能。

  本文来源:公众号“伍戈经济笔记”(wugenotes)原标题:《消费之辨》

  核心观点:

  1.消费与老百姓息息相关,且在GDP中占比过半,其恢复快慢牵动人心。“十一”期间携程门票、酒店预订等微观数据同比增速高达100%和40%,而旅游收入等总量指标仍只有去年的七八成。各类消费指标的反差不禁让人困惑:消费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2.过去几年消费的同比增速都明显高于投资和出口。但疫情以来,该趋势发生逆转,消费增速开始慢于其它经济动能,且其在经济中的占比也由近年来的上升态势转为下降。不过,最近消费恢复速度似有所加快,实际消费指标已由过去数月的不及市场预期转为超出预期。

  3.消费的改善取决于居民收入和消费意愿的状况。疫情以来,我国居民消费倾向急剧下滑而收入收缩相对有限。消费倾向能否持续改善或将主导未来消费的恢复程度。与欧美主要依赖财政救助不同,我国消费的改善更多是疫情稳定下民众的自发性行为,消费券等带动有限。

  4.展望未来,疫情虽时有复发,但对消费意愿的影响边际递减。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服务业逐步好转,农民工等低收入者收入恢复加快,而其消费倾向大于高收入者,这有助于整体消费抬升。鉴于投资和出口或边际趋缓,消费回升仍有空间且速度有望快于其它经济动能。

  正文:

  消费与老百姓息息相关,且在GDP中占比过半,其恢复快慢牵动人心。“十一”期间携程门票、酒店预订等微观数据同比增速高达100%和40%,而旅游收入等总量指标仍只有去年的七八成。各类消费指标的反差不禁让人困惑:消费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图1:消费数据:微观与总量的矛盾?

消费之辨: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来源:笔者整理

  注:图中为“十一”期间各指标的同比。

  一、消费是冷,还是热?

  消费或是受疫情拖累最大的总需求经济动能。截至目前,出口、投资的当月同比增速已达到甚至超过疫情前,但消费与疫情前相比仍有不小的距离。今年消费的增速开始低于其它经济动能,这与疫情前截然相反。过去数年,消费在经济中的占比一直呈上升趋势,但今年已转为下降。

  图2:消费恢复慢于其它经济动能

消费之辨: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来源:WIND,笔者测算

  今年以来消费实际值曾一度不及以“远见杯”和路透调查为代表的市场平均预期,但这种态势最近有所扭转,8月份以来社零增速已接连超出市场预期。种种迹象似乎表明,商品和服务消费修复在悄然加快。

  图3:消费恢复由不及市场预期到超预期

消费之辨: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来源:WIND,证券市场周刊,路透调查

  二、消费会走强,还是趋弱?

  美日等发达经济体的经济与消费恢复高度依赖财政救助,其规模达到GDP的13%以上,而我国仅4%左右。我国消费的改善更多源于疫情稳定下民众的自发性行为,消费券对社零的拉动不到0.5个百分点,带动作用十分有限。

  疫情以来,我国居民消费倾向急剧下滑而收入收缩相对有限。消费倾向能否持续改善或将主导未来消费的恢复程度。疫情冲击下服务业受损严重,使得低收入者收入缩水尤为突出,而其消费倾向大于高收入者,因而拉低了整体的消费倾向。未来随着服务业逐步好转,农民工等低收入者收入恢复加快,这有助于整体消费抬升。

  图4: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恢复或将加快

消费之辨: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数据来源:WIND

  图5:低收入群体有更高的消费倾向

消费之辨: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来源:WIND,笔者整理

  注:图中为2003-2019年期间的均值。

  展望未来,疫情虽时有复发,但对消费意愿的影响或边际递减。疫苗普及之前居民消费倾向的完全恢复固然还需时日,但逐步恢复已是大势所趋。叠加经济回升过程中居民收入的逐步改善,未来消费恢复的趋势还将延续。考虑到地产与基建放缓下投资边际趋缓,出口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也相对有限,未来消费回升的速度有望快于其它经济动能。

  图6:我国消费的恢复态势还将延续

消费之辨:究竟是冷还是热?未来走强还是趋弱?

  来源:WIND,笔者测算

  三、基本结论

  一是过去几年我国消费的同比增速都明显高于投资和出口。但疫情以来,该趋势发生逆转,消费开始慢于其它经济动能,且其在经济中的占比也由近年来的上升态势转为下降。不过,最近消费恢复速度似有所加快,实际消费指标已由过去数月的不及市场预期转为超出预期。

  二是消费的改善取决于居民收入和消费意愿的状况。疫情以来,我国居民消费倾向急剧下滑而收入收缩相对有限。消费倾向能否持续改善或将主导未来消费的恢复程度。与欧美主要依赖财政救助不同,我国消费的改善更多是疫情稳定下民众的自发性行为,消费券等带动有限。

  三是展望未来,疫情虽时有复发,但对消费意愿的影响边际递减。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服务业逐步好转,农民工等低收入者收入恢复加快,而其消费倾向大于高收入者,这有助于整体消费抬升。鉴于投资和出口或边际趋缓,消费回升仍有空间且速度有望快于其它经济动能。

  【作者】

  伍戈: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央行货币政策部门,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任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获得者,曾获浦山政策研究奖、刘诗白经济学奖。

  徐剑、文若愚、高莉:长江证券研究员。

  刘帅、张文佳、高童、李晟、孟煜朝、席紫琼、薛昕安:长江证券实习研究员。


0
好文
0
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