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a='www.'; var b='asiaf'; var c='inance'; var d='.cn';

亚洲财经

搜索
亚洲财经网> 亚财情报 > 专家视点

被忽略的“大零售”巨头

2个月前发布来源:馨金融作者:洪偌馨 伊蕾

评论(0)浏览(14)

于银行而言,没有一个战略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它需要长期持续地坚守,等待爆发的时机。

  本文来源:公众号“馨金融”(Xinfinance)

  作者:洪偌馨、伊蕾

  财报季,大行们的每一个数据和指标变化都值得细细解读。

  此前,我们比较了2019年大行们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情况。很多朋友留言说,无论是在金融科技战略的执行与推进层面,还是整体的资产规模、营收水平,工行与建行都稳居银行业的第一梯队。

  如果说有着「宇宙行」之称的工行一直表现得全面而强大,那么,建行的崛起之路可能在银行业加速转型的今天更具参考性。

  作为一家为国家基础设施项目服务而生的商业银行,建行在经历了15年的「转型」历程之后,已经逐渐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零售信贷银行。

  建行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其个人贷款余额达到6.48万亿元,保持了国内最大个人信贷银行的优势。其中,信用卡业务交易额突破3万亿,贷款余额规模也在国有大行中登顶。

  事实上,建行发展零售的「天赋」并不算好,而且纵向对比来看,其付出了过去十年对公业务增长放缓的代价,才建立起了在「大零售」方面的成绩。为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建行都被指责太过保守。

  然而,从另一个维度来看,建行又是大行中最热衷于拥抱互联网、试水新技术和产品的的玩家。从2007年携手阿里推出小微贷款服务,到后来率先抢跑的IT架构转型,后来其实都成为了其零售业务飞速增长的重要支撑。

  无论是保守还是激进,在全球银行业都在押注金融科技、抢跑零售转型的今天,建行都值得我们关注。

  1、信用卡「王者」

  截止到2019年底,国内几家大型商业银行,包括工行、建行、农行、交行、中国银行以及股份制银行中的招行,累计发卡量都已经突破1亿张。

  这其中,建行工行以1.33亿张的发卡规模,位列工行(1.59亿张)之后。但建行比工行保持了更快的增速,其在2019年新增信用卡发卡1275.93万张,高于工行的800万张。

  当然,信用卡行业发展至今,单纯以发卡规模来比较已经很难体现业务发展的真实水平。我们更需要关注的是持卡用户的活跃度,以及其所带来的收入和伴生的风险。

  具体来看,建行信用卡在2019年实现消费交易额3.15万亿,首次突破3万亿大关,稍逊于工行的3.22万亿,但远高于交行、农行等尚未迈过3万亿门槛的玩家。

  不过相比之下,大行的信用卡交易额与活跃度似乎一直不及股份行。财报显示,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信用卡在2019年分别实现交易额4.35万亿和3.34万亿,都要高于有发卡规模优势的大行们。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指标则是贷款余额,这个指标也与盈利能力直接挂钩。财报显示,2019年建行贷款余额达7411.97亿元,较上年增加近900亿,同比增长13.97%。

  对比同业来看,建行是唯一一家信用卡贷款余额超过7000亿的银行,规模优势明显。其他银行中,与建行最为接近的工行和招行在贷余额都在6700亿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轮的风险周期波动中,大多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也一直处于上升阶段。

  在已发布财报的银行中,招行和平安在2019年的信用卡不良率分别为1.35%和1.66%,分别较上一年有0.24个百分点和0.34个百分点的上升,表现不佳的交行信用卡不良率则已攀升至2.38%。相较之下,2019年建行信用卡的不良率为1.03%,在所有披露相关数据的银行中表现最佳。

  总体来看,建行的信用卡业务在规模增长、用户活跃度等方面的表现较为均衡,尤其是在用活跃度偏低的大行中表现积极,并且在盈利能力和风险控制方面保持了绝对的优势。

  相较于招行,建行的信用卡业务被关注的并不算多。但事实上,与招行一样,它是最早成立信用卡中心,并远离总行在上海独立运营。在2002年,一家国有大行选择这样「决绝」的一种发展方式,并非易事。

  今天来看,越早独立运营的信用卡中心普遍取得了更优的成绩。其中,招行和建行都是最为典型的代表。

  2、「零售优先」战略

  事实上,信用卡业务只是建行大零售战略发展的一个缩影。

  除了信用卡业务之外,2019年建行个人住房贷款规模也进一步增长,在2019年首次突破5万亿大关,在全集团全年贷款中的占比超过35%。

  唯一呈下降趋势的是个人消费信贷业务,在贷余额同比下降9.77%,这可能与2019年消费信贷行业整体的监管收紧有关,但由于规模较小,未对整体趋势产生影响。

  此外,建行在不久前的业绩发布会上宣布,建行正在筹备发起一家消费金融公司,因此调整也可能是由于业务策略变化。

  截止到2019年底,在建行的全部在贷余额中,对公贷款(公司类贷款和垫款)与个人贷款(个人贷款和垫款)的占比差距进一步缩小。其中,前者占比从2017年的49.94%下降到2019年的46.33%,而后者的占比则从40.25%上升至43.12%。

被忽略的“大零售”巨头

  横向对比来看,在其他几家大行中,工行的个人贷款业务占比为38.1%(对公占比为59.4%)、交行个人业务占33.08%(对公占63.09%)、中行个人业务占38.62%(对公占61.11%)、农行个人业务占40.4%(对公占53.2%)。

  换言之,建行的个人贷款业务占比在几家大行中是最高的,也是对公和个贷两者的占比最为接近的。

  此外,建行2019年报显示,该行个人银行业务实现净利润1486.42亿元,较上一年增长6.37%,占全集团全年利润的45.51%,较上一年上升0.17个百分点。相较之下,其公司银行业务实现利润总额726.94亿元,同比下降1.99%,利润贡献占比进一步下降。

  其实,早在2015年,建行个人银行业务就已经成为真正的利润引擎,当年个人银行业务对总利润的贡献高达38.59%,首次超过公司银行业务(36.24%)。与此同时,建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达到2.77万亿,超越「老本行」基础设施建设2.71万亿的贷款余额。

  这是建设银行在2014年开始进一步发力零售、尤其是按揭贷款的结果。凭借在个人住房金融领域的传统优势和快速发展,建行个人贷款规模在2016年终于超越工行,成为国内最大的个人贷款银行。

  当然,建行也付出了牺牲公司业务的代价,自2015年之后,建行的公司银行业务利润一路走低,从2014年末的1518.9亿一路下跌至2019年的727亿,再也没能重回上升通道。

  2017年,在全球银行业都在加速零售转型的背景之下,建行再接再厉喊出了「零售优先」的口号。除了传统优势的住房金融业务之外,建行进一步进军住房租赁市场,并进一步加大了信用卡、小微贷款等业务的发展力度。

  数据显示,2017到2018年建设银行新增贷款投向个人贷款的比重分别达到了75%和80%,进一步拉大了建设银行个人信贷规模的优势。建行也在其2018年财报中强调,「最大零售信贷银行地位巩固」。

  3、金融科技变革

  伴随着近几年金融科技的发展,金融科技与零售业务之间产生了愈发紧密的联系。尤其是大数据、人工智能为银行服务长尾客户提供了有效支撑,无论是个人服务的优化还是小微贷款的降本增效,都需要金融科技作为支撑。

  从建行近几年的发展来看,伴随着零售战略的进一步推进,建行也是在金融科技方面投入力度最大的银行之一。

  回顾过去三年的建行财报,金融科技所占的篇幅越来越大,且随着时间推移,金融科技与具体业务和场景的结合越来越紧密。

  2017年的财报中,建行首次提出了实施金融科技战略——这也是建行首次在财报中提及金融科技这一关键词。

  到2018年,建行将业务重点进一步聚焦到住房租赁、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三大战略」,启动新一轮金融科技「TOP+」战略,并成立了建信金融科技公司。

  而在最新财报中,除了进一步落实前述三大战略之外,建行同时提到,要以金融科技支持业务发展,构建「场景化、个性化、智能化」的新零售。

  如果我们把时间倒推回更早之前,在跨界合作与金融科技发展方面,建行也一直是最积极的一个——其在2007年携手阿里小贷推出了首个基于电商数据和「网络互保」的小微贷款服务,又在之后的网络银行、电子银行发展中率先发力。

  而横向对比来看,根据2019年的最新财报,建行的金融科技投入规模高达176.33亿元,力压工行的163.74亿元,在国内银行业中规模居首。

被忽略的“大零售”巨头

  不过,如果对比另外一个指标,即金融科技相对于银行营收的占比,大行们并没有表现出太大优势。整个银行业中,唯一一家这一指标占比超过3%的银行是招商银行。

  根据此前麦肯锡发布的一份报告,国外的银行巨头中,摩根大通在2015-2017年每年在IT和技术上的投入都超过90亿美金,在营收和利润的占比也都稳定在10%和40%左右,并将此作为一项长期的、战略级的投资。

  从这个角度来看,与整体的营收规模相比,中国大行们的金融科技投入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0
好文
0
太水

推广达人 工资福利

亚洲财经

精彩评论

用户头像
表情 评论还可以输入320

查看更多>>

内容推荐

回到亚财情报

情报速递

热评机构

金三角数字产业基地

专家视点

亚财推荐

阅读排行

  • 周榜
  • 月榜

什么值得买

亚财互金E周刊 互联网金融领域最具影响力刊物